• <bdo id="skaa4"><td id="skaa4"></td></bdo>
  • <code id="skaa4"><wbr id="skaa4"></wbr></code>
  • 當前位置: 首頁 / 文博動態
    返回列表

    2024 07.05

    打印

    第四季中國考古大講堂第一期│ 蒙古國后杭愛省高勒毛都2號墓地發掘與研究

    來源:國家文物局

    瀏覽次數:1719

      由國家文物局、人民網主辦,國家文物局新聞中心、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、人民網文娛共同承辦的《中國考古大講堂》第四季“中外聯合考古”系列講座正式推出。本季講座將展示古代中國與世界的物質交換、族群遷徙、思想交融和文明互動,更加全面地展現中華文明魅力和當代中國的考古研究水平,向國內外公眾傳遞“中國考古之聲”。本期邀請到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周立剛主講《蒙古國后杭愛省高勒毛都2號墓地發掘與研究》。

      高勒毛都2號墓地位于蒙古國西部后杭愛省境內,是一處大型匈奴貴族墓地。為積極推動“一帶一路”共建國家的人文交流,2017年至2019年,河南省考古工作者與蒙古國學者對此開展聯合考古,完成對墓地的重新調查測繪,并清理M189和M10兩座不同規模匈奴貴族墓葬,2023年再次進行考古發掘,取得了重要收獲。

      講座摘要如下:

      高勒毛都2號墓地位于蒙古國后杭愛省溫都烏蘭縣哈努伊鄉。2001年至2011年由蒙古國和美國學者發掘了M1及M5,其中M1為目前發現并公布的規模最大的匈奴貴族墓葬,出土物品的種類非常豐富,有漢代玉璧、羅馬玻璃碗、草原特色金馬飾等,突出展示了中原農耕文明和歐洲文明、草原文明匯合的場景,表明蒙古高原具有非常獨特的絲綢之路中轉站作用。因此,中方考古學者選擇來到這里進行工作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2017年,中方考古隊員對高勒毛都2號墓地重新調查測繪,繪制出目前為止最清晰、最準確的高勒毛都2號墓地分布圖。調查出該墓地共有墓葬571座,可以分為三類,分別為甲字形墓葬(藍色)、陪葬墓(綠色)和獨立的圓形積石墓葬(紅色)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甲字形墓葬是匈奴墓葬中一種特殊的形制,一般認為它是匈奴貴族墓葬的主要形制之一。其形制為方形墓室帶一條長方形墓道,跟中國商周時期到漢代的帶一條斜坡墓道的甲字形墓葬非常接近。年代大約從公元前一世紀到公元一世紀之間,一般認為這些墓葬是北匈奴遺存。

      2017年至2019年工作成果

    image.png

      中國和蒙古國考古工作者發掘了位于墓地北側的M189。它的地面輪廓是一個有石砌邊緣的土冢,頂部有一個巨大的陷坑(盜洞)。這座墓葬的完整結構包括一座墓室長寬為30米、墓道長20米的甲字形主墓,12座陪葬墓以及祭祀遺跡。陪葬墓地表為圓形石堆,墓底長方形或長橢圓形的墓坑方向沿一個圓弧的切線逐次變化,而且墓葬的規模由南向北逐漸變大,隨葬品的數量也是逐漸增加。這些墓葬應該是統一規劃、同時下葬的,具有殉葬的特征。北側的祭祀遺跡包括一個小石圈和三道石列。陪葬墓的數量和石列的數量與墓葬規格有直接關系,最小的甲字形墓有至少一個陪葬墓和一道石列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從M189剖面圖可以看出,石砌結構高出地面,下面是斜向下的墓坑。在發掘過程中,發現墓道和墓室之間建了一道隔梁,斜坡墓道到隔梁為止,墓室下部繼續斜通到墓底,底部是棺槨,整個結構非常復雜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墓葬一直發掘到距離頂部11.5米深度才看到棺槨。在棺槨上方一側出現了盜洞和人骨,人骨的姿態很特殊,腳在上,頭在下。棺和槨由于重壓以及坍塌盜擾,蓋和底部基本貼在一起。棺底部鋪了谷物和交錯疊加的織物,棺內未發現人骨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M189出土了游牧民族的飾品、中原的玉帶鉤,以及種類較多的青銅器,但均已破碎。墓中出土的一件青銅蓋弓帽是目前發現同類器物中最大的一個,納弓口直徑是一厘米。它外面還包有一塊織物,通過鑒定是絲綢。M189出土最有特點的器物是一對鎏金銀龍,腳和尾巴底下呈弧形,不在一個平面上,根據相關痕跡判斷,這對銀龍應是某件器物的一對把手。雖然盜擾很嚴重,但出土的金飾、青銅器可以表明墓主的貴族身份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在M189填土里發現了一片木炭遺存,通過仔細清理,確認這是一個盜洞的支護結構,通過它的測年結果可判斷盜墓活動發生的年代。通過測年數據以及人骨碳氮同位素和鍶同位素分析,綜合判斷槨外人骨就是墓主遺骨,是在盜墓活動中被擾動到棺外的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M10是目前發掘規模最小的一個甲字形墓葬。它的結構比較簡單,但這是唯一一座沒有被盜的甲字形墓葬,并且有陪葬墓。墓坑里發現了車輪、車輿等馬車構件,車輿的紋飾非常精美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由于沒有被盜,棺槨保存狀況較好。葬具為一棺一槨結構,隨葬器物放在棺槨之間。棺較窄,葬式為仰身直肢。棺上能看到裝飾有柿蒂紋銅片,這是匈奴墓葬的一個普遍特點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M10出土有陶器、青銅器等。這件精美的冠狀飾品,直徑1厘米左右,金質底座,鑲嵌綠松石。在江蘇邗江的西漢墓也發現過一件類似的裝飾品。從工藝上看,這種金飾應該來源于西亞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墓里還出土了一件玉劍璏,這件器物顯然來自于中原。劍這種短兵器在匈奴社會很少使用,因此這件玉劍璏可能是墓主人的收藏品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M10出土了一套完整的馬飾,具有非常特殊的意義。這種馬飾目前在很多匈奴貴族墓葬里都有發現,是比較典型的草原民族裝飾,具有身份和等級的象征。但是以往發現的墓葬都被不同程度的盜擾,所以組合并不完整,這是目前出土的第一套完整馬飾組合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圖為蒙古學者對這類馬飾的安裝方式的復原,但這兩套復原圖都不完整,因為此前發掘出土的器物組合都不完整。根據M10出土的這一套完整馬飾判斷,長條形的當顱裝飾在額部中間,兩個大的圓形器物可能佩戴在臉頰或嘴兩側,剩下的飾品裝飾在不同位置的皮帶上,兩兩相對。這類器物具有非常重要的等級象征。

      M10是百年匈奴考古史上,第一座沒有被盜、且經科學發掘的墓葬。墓主為貴族身份,但通過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可知,匈奴貴族內部的等級也有很大區別。這座墓葬對研究匈奴貴族內部的等級分化具有一定作用。

      2023年最新工作成果

    image.png

      2023年,中方學者通過科學判斷,選擇墓地東南邊緣三座獨立圓形墓葬進行發掘,試圖找到這片墓地的最早使用年代。這三座墓葬就是M225、M227和M228。

      單從形態上看,M227和M228就是普通的圓形石圈墓,并不罕見。但在清理過程中發現,這幾座墓葬所用的石頭絕大部分是扁平石塊,而且它的平面分布類似于一圈一圈的同心圓,內外大概有三四道。墓坑里有一個單棺,帶一個頭箱,棺的上下四周全部是木炭,最厚達到50公分,這一特征在匈奴墓葬中非常罕見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M225也比較特殊,從圓形的墓葬邊緣“長出”了墓道。在對這座墓葬進行發掘清理的時候,發現墓葬的邊緣往外延伸,并且在墓道的正前方發現一大片平鋪在地上的碎陶片,推測為某種祭祀活動留下的痕跡。因此學者們認為這個凸出來的結構也是有意砌成的墓道。墓葬向下發掘之后,發現石砌結構下方確實有小斜坡墓道。M225底部也有積炭現象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由于盜擾的原因,這幾座墓葬的出土器物很少。測年結果表明,這幾座墓葬的年代不晚于公元前97年,是這片墓地已知年代最早的墓葬。同時,M225這個墓葬還可能是匈奴貴族墓葬從圓形到甲字形的過渡形態,這是目前一個新的重要認識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高勒毛都2號墓地是中國學者首次直接參與的匈奴貴族墓葬研究項目,對認識中原與草原的文明交流,甚至是亞洲與歐洲的文明交流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    除了發掘之外,項目還發表了中文、蒙文、英文的工作報告、簡報、專題研究等。目前發表的成果有8篇論文和3部著作。蒙古國后杭愛省高勒毛都2號墓地發掘與研究項目還入選美國考古雜志評選2019年世界十大考古發現。

      通過這幾年中方學者的工作,中蒙學者建立了平等、坦誠的合作關系,并奠定了繼續合作的基礎。未來還有望繼續加強合作、交流,進一步推進考古研究和文化遺產保護工作。

    責任編輯:楊亞鵬

    【我要糾錯】
    五月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色色综合,色一情一乱一伦一区二区三区四区
  • <bdo id="skaa4"><td id="skaa4"></td></bdo>
  • <code id="skaa4"><wbr id="skaa4"></wbr></code>